最近越来越没法好好说话,导致我开始厌弃博文。
可能有些关于什么的荣耀正在消失灭亡,不想承认地,唯心主义地,坚持否决了那么多年的,终于面对。
但是关于那一份荣耀的自尊随时可以拾起,这是悲哀又自豪的一点。

今天还跟哈尼在群里有些没些的讨论人生。
我们的确可以不在乎人生那些所谓的“一二”但总对那平淡出奇的“四五”徘徊无法咽气。
或许执着却又无法达到的人生才是人生。哦。长大的人生。
什么什么的情怀,什么什么的走向。抱歉,用充满幻想执念美化自己的旅途的旅途,目的地总是显而易见。
啊,跑题了。

昨天一个混蛋好友用邮件给了我一条留言,然后消失了。
无非是总结的话。他妈的以为自己用不过寥寥百字的怅惘就可以截稿我们五年的情谊,差点没害我笑岔电脑前。
我从不否认自己暴露的弱点,在忸怩的借口之后,除了无谓的仰头挑衅,我找不到其他好的姿势。
可能一部分的软弱是来自旁人。对你怎么可能从不信任过。哪怕只有一次的不小心,你都成了超人且驻扎了我的内心。
说到关系了断总是那么的轻易还带着不可思议。
有时候挽留成了不可理喻的任性,实在是不好意思做出来。你总有你无法真的给看的一面,我也找不到权利和能力去掀开你的伤口然后成为每一个人的良药。
没有任何冲突的说永别是那么的平淡和说不出的不真实。但总之临别不要嘴贱。
我知道你不想上次的“晚安”成为最后的结束语,但你又何苦站在最差的角峰为我们的未来作预言。



我只能活的出乎意料的平庸,所以请你不要给我的人生增加过重的色彩。
那么至少的让我相信,
在我有生之年里你还在某个角落同我见证这个有时间限期的永恒即可。




不要死。请活着。